寻找希望的足迹记录一个山区县“希望工程”的30年珍贵的不仅是照片更有大爱和奋斗力量

1992年8月,共青团苍南县委员会成立了苍南县希望工程实施办公室,标志着希望工程在浙江苍南开始实施,为这里的许多贫困学子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萧云集擅长摄影创作,1994年,一次参加全国摄影理论年会的机会,让他遇到了以拍摄希望工程纪实系列照片著称的摄影家解海龙,当时,解海龙赠给他一本《希望工程纪实》画册。

这个画册里收录了大量解海龙在中国最偏远、最贫困的地方所拍摄的渴求知识的孩子,也激起了萧云集关注贫困儿童命运的强烈责任感,他决心为家乡苍南的“希望工程”做点实实在在的事。

萧云集很快行动起来。他从共青团苍南县委员会、苍南县希望工程实施办公室拿到一份受助孩子的名单。当时苍南贫困孩子大多聚集在桥墩、凤阳、莒溪、五凤等山区村庄,于是萧云集开始骑着自行车,起早摸黑、翻山越岭地拍摄。

为了确保拍摄质量,他勒紧裤带狠心多买优质胶卷,也曾因花一块半的饭钱解决中餐而遭老板的耻笑,却还是将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给了那些让他心酸的孩子解燃眉之急……

“有两个小朋友,他们的母亲为了让他们读书,每天去龙港洗高污染的编织袋,洗十个赚一分钱,后来她早早得了癌症……到了农村,看过这些苦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情况,很长时间里,面对大餐你真的吃不下去。你会觉得他们的命运和你有关系了。” 萧云集的摄影,是他关心他人的工具,镜头的一端,是他要关注的人,另一端,是他的心灵。

在拍摄希望工程资助的孩子之时,萧云集还顺藤摸瓜发现、拍摄了周边村落诸多家庭贫困却努力学习的孩子,其中有挖牡蛎攒学费的“牡蛎女孩”曾玉枝、上学吃饭不舍得花三毛钱买菜的蓝爱棠、失去双臂却自强不息的吕心为、放学一回家就帮母亲纺纱挣点学费的林宝珍、因交不起学费而默默流泪的董学魏、有着清澈眼神酷爱读书的寒门学童董合肃、失去父亲且面临辍学的女孩兰丽同、没有课外书只能在课余遛老鼠的孤独男孩李前潘……

1995年4月,萧云集拍摄的这近90幅贫困学童的照片,在共青团苍南县委员会、苍南县希望工程实施办公室的帮助下,以“苍南县希望工程纪实”摄影图片展为名展出。

孩子们那纯真、渴盼的眼神,像闪电击中了各界人士的心灵,大家在这目光的注视下,纷纷向希望工程捐款捐物。许多人还一对一地救助贫困孩子,救助对象遍及苍南全县各乡镇。媒体的相关报道,帮助一些失学孩子重返了校园。

“这些被帮助过的孩子们现在过得好不好?”带着这份牵挂,2017年,萧云集联合苍南县近二十位摄影人,重走之前的拍摄路线,寻访曾经拍摄过的“孩子们”。

经多方联系,他们找到了大部分当年拍摄过的孩子,也欣慰地发现,这些孩子大多都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走出了山村——

兰丽同在热心人士王一良的资助下读完初中,有了一定文化基础的她后来又学了摄影化妆,现定居台湾从事新娘化妆工作;

董合肃开了一个工业设计工作室,其设计的一把椅子去年摘得素有设计界“奥斯卡奖”之称的德国“红点奖”;

在“廿年一瞬间”纪实摄影展上,这些变化,被萧云集等摄影人再次用相机捕捉凝固、忠实记录,时间和空间的跨度赋予这些影像以丰富性和客观性,赋予影像以不可辩驳的力量。

对于再次举办摄影展,策展人和主要拍摄者萧云集一度是内心矛盾的:20多年前拍摄过这些孩子后,他时常会想:这些孩子们怎么样了?但是,他又不愿去找寻他们,“你找他们干嘛?让他们感恩你啊?”这样的自我质疑,让他迟迟没有行动。

当时,他遇到苍南的一位医生朋友,这位医生见到他就说:“我有个亲戚的命是你救的。现在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生活得还不错。”

经过仔细了解,我萧云集起来这是他22年前拍摄过的苦孩子。对这个孩子,萧云集印象深刻,他四岁失去父亲,母亲改嫁,跟着爷爷、奶奶过日子,却不料患了肾炎。

拍摄了这个孩子的困境后,萧云集的一位内蒙古作家朋友王舒韵结对了这个孩子,而当王舒韵卖掉心爱的摩托攒够路费、千里迢迢来苍南看望孩子时,却意外地发现孩子已病得奄奄一息,快没命了。

“王舒韵一把抱住孩子痛哭,她说,萧云集,我回不去了,我一定要救他。”回想起那时的场面,萧云集沉默许久。就这样,他和王舒韵开始为病童奔波,并寻求了媒体的帮助,很快温州育英儿童医院及社会各界向孩子伸出了温暖之手,孩子得救了。

为了节省家人给的三角钱菜金,来自柯岭山村的12岁的蓝爱棠吃饭不买菜,就这样干吞着。( 1995年摄 )

蓝爱棠一家早已从柯岭山村下山脱贫,现住莒溪镇。她给嫂子看22年前柯岭山村的微信图片(2017年摄)

后来,萧云集与这个孩子取得了联系。电话里,萧云集说:“我是萧叔叔,你还记得我吗?”

他接着问:“我想重新回访拍摄一下20多年前、曾经拍摄过的苍南贫困孩子们的现状,这其中也包括你,不知道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吗?”

得到小伙子的允许后,萧云集去看望他、为他拍了一组照片。然而不久,当其他媒体闻风而至也要拍摄这个小伙子时,却被小伙子拒绝了。他告诉萧云集,过多的采访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而接下来他还要找对象成家,往事不想反复重提。

这件事让萧云集陷入反思:如何在接触、帮助弱者时,细心呵护弱者的尊严和心灵?

十几年来,王舒韵一直在内蒙、北京等地做公益,她曾和北京一个被判刑十年的少年杀人犯长期通信并给予鼓励,使少年有了重新回归社会的勇气;也曾把辛苦攒的钱寄给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现呼伦贝尔市)一个从未谋面的残疾女孩去买电脑,鼓励女孩积极面对生活,如今女孩已结婚生子,自力更生……

王舒韵助人有个特点,当受助者渡过难关,王舒韵就不再和受助者联系,这其中也包括苍南那个曾患病的孩子。王舒韵曾在他病好后每学期寄钱给他,并写信鼓励他。后来孩子的生活渐趋平稳,王舒韵就主动和他断了联系。

她恳切地说:“当初帮他们,就没想过要回报。不再联系,可以让他们从此没有负担地自在生活。这样子做公益让我觉得挺有价值,也很开心。”

原标题:《寻找希望的足迹记录一个山区县“希望工程”的30年,珍贵的不仅是照片,更有大爱和奋斗力量》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