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宋代瑞安经济繁华 一枚625公斤重铜权

温州网讯 一斤,有多重?如果这样问你,你肯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500克或是0.5公斤(千克)。

在距今1000多年的宋代,一斤,又是多重呢?相信,瑞安博物馆里展出着的这枚北宋熙宁十年莲瓣纹瓜棱形铭文铜权,能够告诉你答案。

它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从先秦到明清的铜权中,铭文最多的一枚,居全国第一,而其重量仅次于湖南省湘潭市易俗镇出土的重达64公斤的北宋景祐铜则,居全国第二。

瑞安博物馆的“商贸隆兴”展厅内,重点展出着这枚北宋熙宁十年莲瓣纹瓜棱形铭文铜权。

1972年,瑞安仙降新江垟坑村,一个农民从田里挖开了一个用青砖切成的坑,在里面发现了这枚铜权,同时还有一只小瓶和几片夔龙瓦当,可惜在挖取铜权时碰碎了。

瑞安博物馆馆长陈钦益说,当时农民挖到了这枚铜权时,看它“模样”黑不溜秋,份量又非常重,就以为是挖到了钨金,后来经过专家鉴定,它是铜制的。

陈钦益说,这个确定过程并不复杂,因为在其出土的时候,人们已经发现它的身上刻有铭文,共168个字:“池州永丰监,淮州□指挥淮州置衙牒,取到广德军建平县钱库省样铜砤壹副,前来本监依样铸造壹佰斤铜砤贰拾副。今已铸造讫,熙宁□已正月八日……”古时,“砤”与“砣”通,秤锤。而权,即秤锤。由此可以得知,它是一枚铜权,且是北宋熙宁年间的。

根据铜权上的铭文,除了可以确定它的年份、用途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信息,就是确定了这是一枚按照当时计量标准为100斤的铜权,经过现代称重后为62.5公斤,即125斤。其重量仅次于湖南省湘潭市易俗线公斤的北宋景祐铜则,居全国第二。

陈钦益说,据《唐书·食货志》中记载:“唐武德四年七月,……行开元通宝钱,径八分,重二铢四絫,积十文重一两。”唐开元钱十枚(即唐制一两),重37.301克,由此推算得到唐代每斤为596.82克。

通过这枚铜权,计算可以得知宋代每斤约为625克,而非沿用唐代596.82克。度量衡是指在日常生活中用于计量物体长短、容积、轻重的物体的统称。很明显,宋代“衡”的标准与唐代的标准是不一样。

陈钦益表示,这枚铜权的出土,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度量衡历史是有着重要意义的,而如邱光明等很多专家的关于度量衡的著作里都有提到这枚铜权,足见它的重要性。

季明椿是温州收藏界有名的“秤砣大王”,从2005年开始收集古权,家中现有古权300多件,上至春秋战国时期,下至民国初期,其数量与质量足以享誉国内。

说起收集古权的由来,季明椿说,这和他是瑞安人的身份有着很大关系。他的祖上是收藏玉器的,而如今收藏玉器也是他的主项。但作为一名瑞安人,他对瑞安博物馆的这枚铜权特别熟悉,也试着对它作过一些研究,因此才动了收藏“权”的念头。

季明椿介绍说,权有官制也有民制,年代不同,材质与造型都会有所差异。古权有铜、铁、铅、锡、陶、瓷、石、玉、金、银等多种材质,据他多年研究,认为最早的权是木质的,造型有马蹄型、馒头型、塔型、瓶型等不一而足,大体上越是早期,造型越简洁。

而在季明椿的藏品中,最为完整的是一套银锭型明代铜权。季明椿说,他这一套独缺一枚“25两”,而他早几年曾有缘与这枚“25两”相遇,却因觉得价格过高而没有出手。

温州是我国开展海外贸易较早的地区之一,上溯其本源约有2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唐代,温州海外贸易开始兴起,至宋元达于极盛。而宋代的温州商贸六市,就包含温州城、瑞安、永安(今仙降江溪一带)等。季明椿说,权对于商贸经济是有着重要意义的,而这枚铜权因其铭文及重量等因素,更是了解宋代瑞安经济程度的“窗口”。

季明椿说,在中国古代多为铜权和铁权,古代盐商为了减少称盐次数,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故制作大型石权,因为铜、铁铸造大权费用高且易被盐腐蚀而不准,故用石头制之,也就有了石权。由此可以得知,这枚铜权并非是盐商使用,而是用于其他大宗交易,可以证明当时的瑞安是一个商贸经济繁荣的地方。

瑞安博物馆创建于1956年,前身为瑞安县文物管理委员会、瑞安市文物馆,原址在浙江省著名藏书楼玉海楼内。新馆于2013年建成开放,展厅面积3500平方米,丰富的文物藏品包括国家珍贵文物700余件,古籍30000多册。

在馆内的“商贸兴隆”展厅内还重点展示着一张清代咸丰户部官票,面额为三两,票幅竖形,高24.3厘米,宽15.1厘米,桑皮纸质地,木板印刷。它也是展示古代瑞安繁荣的经济面貌的重要物件。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