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坑娃!父亲挪用资金搞房地产买收藏品实控人一家卖别墅还债

  实控人父亲挪用资金进行房地产开发与收藏品投资,外加合作企业相互担保,导致实控人身负上亿元债务,而今为了IPO,实控人一家正在变卖别墅与字画藏品努力还债——这是发生在创业板排队企业身上的真事,而这家公司就是浙江开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创电气”)。

  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从事手持式电动工具整机及核心零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与贸易,实控人为吴宁。实控人父亲吴明芳2003年创立浙江金磐机电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磐机电”),此后陆续于2007年与2008年创立金华大金磐置业有限公司与金华临江置业有限公司,开展房地产业务——开创电气对门的金华西城映象小区,开发商就是金华临江置业。而实控人吴宁与姐姐吴静、弟弟吴用先后各自在电动工具行业创业的背景,就是因为吴明芳占用金磐机电的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与收藏品投资,导致金磐机电债务负担较重,正常经营受到影响。

  截至公司最新回复日期,吴宁尚存在1.34亿元债务余额,其中1.23亿元是为金磐机电等第三方债务提供担保。被担保方除了其父的金磐机电之外,还有众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铁牛集团有限公司,以及莱恩(中国)动力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这三家公司均已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也就是俗称的“老赖”。而这三家公司的担保关系,无一例外也与金磐机电有关。

  问询函回复显示,自2018年至今,吴明芳一家通过处置相关资产,已清偿金磐机电相关银行债务本金4.14亿元,清偿吴宁个人债务840万元,减少或解除吴宁对相关企业的担保债务7320万元。而为了还债,吴明芳、吴宁一家处置的资产包括自家名下的多栋别墅与红木、笔筒、字画等收藏品,吴明芳的亲友吴苏连、吴明根也签署了《借款框架协议》,称若吴明芳及金磐机电因清偿债务需要,将予以合计不超过1.5亿元的借款支持。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同时对吴宁的任职资格提出了质疑。《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五)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深交所据此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实控人不符合董事、高管任职资格的情形。公司辩称,吴宁所负担保债务均处于正常履行中,未发生到期未清偿的情况,同时,吴明芳及其家庭成员提供的偿债资产根据其评估价值可基本覆盖吴宁对外担保债务的余额。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称:“实际控制人存在大额到期未偿还债务的,会关注控制权稳定问题。如果只是担保责任,而且还款有保障,不至于影响控制权稳定,就不会成为IPO的障碍。”

  2022年6月二次上会通过的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同样是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身负巨额担保债务的情形。涛涛车业为“富三代”曹马涛自立门户创业的公司,受让了祖父、父亲控制的涛涛集团的车业业务,而涛涛集团及曹马涛父亲曹跃进曾为6家企业提供担保,担保贷款本金合计3.05亿元,涉及12家银行;这6家企业未能如期偿还债务,导致涛涛集团及曹跃进等人需要承担担保责任。

  2021年10月,涛涛车业首次上会遭到暂缓审议,彼时涛涛集团担保债务金额剩余1584.75万元;到2022年6月第二次上会前,涛涛集团尚未解决的担保金额仅有150万元,已解决的担保债务比例为99.88%,当地金融发展中心还出具了《关于涛涛集团及其子公司对外担保处置情况的说明》,称涛涛集团在“力保自身生产经营的同时,积极主动履行担保责任,咬紧牙关承担贷款平移,砸锅卖铁代偿有关债务”。

  招股书显示,开创电气2019年至2021年分别实现营收4.78亿元、6.83亿元与8.06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6322.86万元、9134.82万元与6749.29万元,报告期内合计现金分红8640万元。而吴宁本人到手的分红款,大部分用于偿还债务。根据问询函回复中对吴宁所负担保债务的详细列示,6笔债务合计1.23亿元余额,其中超过7000万元需要在2022年底前偿还。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