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读报时瞥到“黄金荣扫大街”的照片脸色大变直冒青筋

一时之间,全上海人为之震动,不知有多少人齐聚街头,亲眼目睹黄老板扫街。有人唏嘘,有人愤慨。

一位曾经叱咤风云几十年的“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如今已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现境竟让人感到如此凄凉。

而这张黄金荣扫大街的照片,映入杜月笙眼帘时,更是令他“脸色灰白青筋直冒”,以致当日病倒。

那么,这位曾经身为“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为何在老年时竟落得个扫大街的下场?而杜月笙在看到这张照片时,反应又为何如此剧烈,以至青筋暴起?

在上海三大“流氓大亨”中,杜月笙当属最会做人的那一个,也是最在意体面、最重视场面、最讲究情面的那一个。

但曾在上海名声大噪的他,起初也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孤儿、学徒、赌徒的身份更是应有尽有。

直到14岁,为了在上海滩立足,杜月笙拜在了陈世昌门下,得以进入黄金荣公馆。随后成为黄金荣的随从,并受到其一路的提携。

有心计的他,时常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揣摩各色人物的心思和生活习惯,投其所好,见机行事。利用自身的一切优势,一步一步地占领高位,谋取信任。

善于协调黑白两道各派势力之间关系的他,有了充足财富的支撑,更是以“不凡”的手段结交天下的名流,为自己在上海滩造就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势力网。而这些巨额钱财摇身一变,便成了笼络社会上各种人物,无论是政治要人、文人墨客,还是帮会骨干的工具。

与此同时,杜月笙更是与黄金荣一同结交了张啸林,通过垄断法租界生意,大发横财。

身为公司主要负责人的他,在同年更是担任了联合会主席兼纳税华人会监察,势力壮大,与黄、张并列成为上海滩显赫一时的“流氓大亨”。

没有显赫家族背景的他,在暗藏虎狼的上海滩,凭借自身的本领和头脑打下了一个上海“大世界”。一时间,他脚踏黑白两道,成为声名大震的沪上名胜。

这期间,他贩卖烟土、开设赌场,从中牟利,积累着一笔又一笔丰厚的不义之财;广收门徒,势力盘根错节,为人不一,欺压良善,横行霸道;为取政治高位,沦为法帝国主义统治压迫中国人民的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黄金荣意外保护,结识了当时还名为蒋志清的蒋介石。

为实现发财美梦,蒋介石同周骏彦等人,在上海开办了证券物品交易所“恒泰号”。但却在1921年因上海金融危机彻底倒闭,走投无路的蒋介石经人介绍拜黄金荣为师,化解了当时的燃眉之急。

1927年,黄金荣更是支持并参与了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政变,因有功,更是被授予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及行政院参议一职,至此开启并延续着自己的黄金时代。

前面提到过,杜月笙是在黄金荣的提携下得以发展的,二人通力合作更是大发横财,那为何二人之间还会出现内讧暗斗,甚至在杜的势力后来居上之时,还会排挤、打压黄门呢?

矛盾的开始还是因为二人的门徒,杜月笙的门徒陆京士,指认黄金荣的门徒陈培德有嫌疑。这件事传到黄金荣的耳朵里,令其大为恼怒,并十分气愤地说:“杜月笙‘吃饭忘记种田人’”。

随后二人的矛盾进一步深化。以黄金荣为首的“忠信社”与杜月笙为首的“恒社”产生对立。

恒社的本质是为杜月笙效力的帮会团体,初步具有资本主义化的帮会组织,可以帮助其打入上层社会。因此令黄金荣无法容忍。由此黄金荣便一直把恒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并一直着力想要搞垮恒社。

但事与愿违,在一次次的计划失败后,最终因忠信社自身无法运转,自行解散为结尾。

后在1948年蒋经国到上海“打虎”之时,黄金荣更是想方设法想要扳倒杜月笙。

他在家宴中宴请蒋经国,并在席间与自己的儿媳唱了一出双簧戏,告了杜月笙父子一状,致使杜月笙的儿子锒铛入狱。

只不过,黄金荣与杜月笙二人虽有不睦,但是二人矛盾从未公开,只是在私下里暗斗,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

1949年4月26日,杜月笙还特地来到黄家向黄金荣辞行,劝说黄金荣与他一同避退香港。

当时,杜月笙俨然一副关心忧虑的样子,用着关切、焦急、恐慌的口吻向黄金荣喊道:“与我们苦大仇深,不共戴天,他们赢了坐有了天下会绕过我们?”

黄金荣却是一副漠不在意,仿佛早已看淡一切的神气,缓缓开口:“我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任凭拿我怎么办,大不了杀头枪毙!死在上海总比异乡野鬼好,总是叶落归根嘛!”

杜月笙听完黄金荣如此的一番话,知道再劝什么也是徒劳,加之自己的行程十分紧迫,便起身告辞。

两人心里都知道,这一别可能就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相见,两行热泪也是夺眶而出,只得互道珍重,就此一别了。

之后,黄金荣相信了的承诺,不再跟随反动派势力,而是收敛行迹,弃恶从善。

在经历了一次严肃的谈话后,黄金荣才得以真正地老实下来,不再关心大上海的形势,更是叮嘱自己的门徒小心行事。

面对一群群行人的驻足议论,他非但没有愤懑的情绪,反而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叫劳动光荣,有什么稀奇的?我过去不劳而获,现在要通过劳动改造思想,重新做人。”

在对黄金荣的处置上,政府也遵循着宽大的原则,令其写出一份悔过书,向政府和人民认罪。

随后,政府决定,让黄金荣在其兴建的大世界门口清扫街面,也就造成了上文中的轰动一时的效应。但由于黄金荣已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条法令也就象征性地施行了一段时间,并未持续太久。

1953年,黄金荣病倒,他在病榻前感叹道:“我的一生,都风扫落叶去了,唯有留下这个‘大世界’。不过,断气瞑目之后,‘大世界’不可能再属于我的了”。

几天之后,这个曾在上海滩名声大噪地“上海第一大亨”,高烧不止,昏迷之后逝世,走完了自己明暗交杂的一生。终年86岁。

另一边,杜月笙在晚年时期十分愤然地感慨道:“蒋介石拿我当夜壶,用过了就塞到床底下!”

在上海即将陷落之时,杜月笙依旧听从了蒋介石的指挥,前往了香港,继续与蒋介石进行着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的情报、策反、锄奸的工作。以及组建恒社、中华贸易信托公司、通济公司,大,甚至还赢得了拥护领袖、支援抗战的美誉。

抗战后,杜月笙算是打错了算盘。本以为自己在抗战中动员了那么多的力量,已是劳苦功高。到最后怎么也能在蒋介石论功行赏的时候分得一杯羹,捞个职位,当个官好好威风一把。最起码也是一个上海市市长,再不济怎么也得是副市长。

1945年8月底,杜月笙带着一帮随从兴致勃勃地回到上海,谁知刚到半路便获得消息:蒋介石已任命钱大钧为上海市市长、吴绍澎为副市长,负责接收上海全权。

其实原因也不难猜测,早在抗战之前,杜月笙在上海的势力已经是盘根错节。无论是什么领域的事情都能够与杜月笙牵上线。而偏偏杜月笙又是一个有恃无恐的人,怎么能够不令蒋介石所忌惮。

随之而来的,还有蒋介石取消在车站迎接杜月笙的欢迎仪式,贴出“打倒杜月笙”的标语。

1946年夏,蒋介石不顾杜月笙花大把钞票拉票,以“民选”为口号安插自身的亲信。在杜月笙胜券在握时,再一次用政治权势击碎了杜月笙的梦。

三大战役结束之时,蒋介石内外交困,便想兵退台湾。于是便找到了杜月笙,并要设法争取把杜月笙逼去台湾。

杜月笙自知于一方血债累累,不敢不离开上海。但与蒋介石嫌隙横生,不想寄人篱下,所以断然不能出发台湾,于是最终选择去了香港。

杜月笙由此流落异乡,生活大不如前。终日只能喝喝茶,听听收音机,看看报纸。

婚礼上,杜月笙神色凄然道:“排场太小了,只几桌酒席,想不到我杜某人落魄寒酸到这等地步。”大抵是真的感到心酸了。

而败退台湾的蒋介石,此时依旧没有放过杜月笙,采取了“神经战”恐吓他。杜月笙也因此感到极度恐惧,夜不能寐,患了严重神经衰弱、心脏病。

他对家人说:“苦难流离,倍受刺激,生不如死。再说中风后遗症难愈,不要让我过手足不动的活死人的日子了。”

一直到8月16日下午逝世。弥留之际,曾对家人交代:“把我的尸骨带回上海,葬在浦东高桥老家。”但最终因台湾当局的阻挠这一遗愿未能实现。

回顾二人的前尘往事,无论是黄金荣还是杜月笙,他们在那个时代,都是称得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最终却都落得孤苦的结局。

都说时势造英雄。如果当初黄金荣没有选择替法帝国主义卖命,没有与人民为敌,他的下场又会不会比现在好一些呢?

如果当初杜月笙没有选择死心塌地的跟随反动派势力,而是选择相信的引领,会不会也不会落得个客死他乡的下场?

但是现在身处新时代背景下的我们,依旧可以充满自信的选择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选择一条真正正确的道路,选择一条真正能够发挥自己人生价值的,发光发热的道路。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去实现社会价值,国家价值。

时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切忌历史重演,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