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上的“错别字”用了这么多年为何至今都不修改?

人手一部手机在现在看来已经成为十分正常的事。工作后的人们,交流也大多依靠手机,除了一些特殊工作的人群,很少有机会专门拿笔写字。

但是电子打字难道就不会出错吗?报纸、文件、纸质书籍等肯定不允许错别字的存在,但有一种代表国家形象的纸制品—-人民币上,居然出现了“错别字”,你敢相信吗?

众所周知,最早的交易方式是以物换物。在商朝以前,人们对于需要商品的获取,主要依靠寻找和自己一样有交换意向的人。对方是否需要自己提供的商品,是这场交易能够顺利达成的重要因素。如果需要,交换商品后,交易就顺理成章地结束了。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商朝才出现了货币形式—-自然币。以海贝作为货币,代替了以物换物的交易方式,它也是我国最早的货币。因此在中国汉字中,凡事与“贝”有关的就代表有价值。

可随着商品交换的发展,海贝已经满足不了人们的日常需求,商朝人们就用铜仿制海贝的形状,代替了海贝在社会上的作用。这是货币从自然币到人工货币的重大历史演变。随着国家的数量越来越多,货币的种类也参差不齐,大多是诸侯自铸货币,一旦离开本国疆域,货币也就失去效力了。

秦朝实现大一统后,货币也有了规范形状。秦半两钱确定下来的这种圆形方孔的形制,一直沿用到了民国初期。但秦始皇并没有剥夺民间的铸币权,直到汉文帝时期偷铸情况猖獗,才下令禁止民间私铸货币,改为中央统一铸造五铢钱,发行到各州郡。

可秦汉以来的货币,通常有专门的钱文注明钱的重量。唐朝初期,才下令改革了币制,以通宝、元宝相称呼,但这也仅仅是金属货币的改革,纸币出现的历史时间还是比较晚。

北宋时期,随着交换的发达货币流通额增加,金属货币不便于携带的特点越来越突出,加上北宋时期的铸钱材料紧缺,使得纸币出现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为了弥补铜钱的不足,纸质“交子”顺应而生,交子大多面额较大,便于携带,与金属钱币拥有同等社会效力。

在我国正式成立后,法定货币确定为人民币。一共发行了五套货币,其中第一、二、三套已经退出了历史长河,第四、五套依旧在市面上流通。除此以外,中国人民银行还发行了一种特殊的货币,那就是纪念币。纪念币具有特定主题,是限量发行的货币,一般是作为收藏纪念,和普通货币一样可以在市面流通。

这样看来,货币不仅仅是一种交易时的交换物品,更像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但你仔细观察过我们的人民币吗,它上面就有一个“错别字”,那就是“圆”。

这点我们在小学数学里就有提到,人民币的单位是元,辅币单位是角、分,在法律上也有明确人民币的单位,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里规定人民币的单位是元,而非圆。

使用纸币时,我们可以清楚从上面看见壹佰圓、伍拾圓等被汉字表示出的阿拉伯数字,我们统一称呼他们为大写。数字大写一般是笔画繁琐,多用于文件和账目当中,像在开具发票时就会以阿拉伯数字加上汉字数字大写的方式。那为什么多方证据都在证明人民币上的“圆”是“错别字”,而国家依旧不为所动将它纠正过来呢?

其实和我国特殊的历史有关。一方面,在第一套人民币试行阶段,我国正处于建国时期,新旧文化并没有很好地融合。社会上依旧把繁体字作为主要的书写字体,导致了第一套人民币上的圆并非是元。随着文化改革,我国在1956年时,才向全国推行简体字。

可即使繁体字如今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对于人民币上的圆已经成为大家心理默认的事。另一方面,国家早就关注到了人民币有“错别字”的这件事,反而没有强制要求改回元,顺从民意地为这件事做出了解释。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就有提到,“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繁体字和汉字变体”。国家在发行新一版人民币时都需要经过国务院审核以及批准,意味着国家变相承认了“圆”的存在。

抛去从历史角度上,解释了圆的合理存在外,现代的金融行业、文学界也纷纷站出来为圆“据理力争”。根据央行发布的《关于正确填写票据和结算单据的基本规定》里报道,金额为贰、陆、亿、万、圆等繁体汉字的,也应受理”。

我们由此可以推理出,央行对数字的大写在生活中办理业务时的受理情况做出了声明解释,其实是为人民币圆的合理性做出了回应。

文字方面的学家裘锡圭先生在自己编辑的《文字学概要》一书里,解释了圆与元之间的关系,圆是本字,元是起简化作用的假借字。给大家举一个更加直观的例子:我国香港、台湾地区使用的货币名称里就有出现繁体字的圆,往往这些地区也是使用繁体字最频繁的地区,他们保留下的货币名称,证明了圆是元的本字。

综上所述,人民币上其实并没有错别字的存在,大写数字能够更好地防止被人篡改的痕迹。“圆”的存在反而更能体现出我们的历史底蕴,突出我们作为大国的文化自信,我们以后可不能再说人民币上有错别字了,避免闹出笑话。

最后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还知道哪些事情是由繁体字引出的误会笑话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